<th id="yoc7i"></th>

<progress id="yoc7i"><track id="yoc7i"></track></progress>
<rp id="yoc7i"></rp><button id="yoc7i"><acronym id="yoc7i"><u id="yoc7i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1. <rp id="yoc7i"><ruby id="yoc7i"><u id="yoc7i"></u></ruby></rp>

    2. <dd id="yoc7i"><noscript id="yoc7i"><dl id="yoc7i"></dl></noscript></dd>

        <em id="yoc7i"><ruby id="yoc7i"><input id="yoc7i"></input></ruby></em>
        <button id="yoc7i"></button>
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<em id="yoc7i"><tr id="yoc7i"></tr></em>
        1. www.sbcph1.com    设为首页   |   加入收藏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新闻中心
          公司新闻
          行业动态
          管理中心
          工程动态
          施工管理
          科技创新
          教育培训
             通知公告
        2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      3. 11-11
        4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      5. 6-18
        6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      7. 6-10
        8. · 公司2019年专业技术职…
        9. 4-23
        10. · 云南建投首届“十大杰出青…
        11. 4-19
        12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      13. 4-17
          搜索
          关键字
          搜索类型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首页 -> 散文 -> 小巷
            小巷
           发布时间:2018/10/17    次数:5061 【字号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小巷,我也模糊了,似乎是没有封堵的胡同,或许是直率的小路,我也说不清楚,只记得它很长,很长,我也走了很远,很远。

          某天,我已经不记得日子了,只记得那天是中午时刻,阳光很刺眼。

          草尖挂着未被阳光赤化的露珠,晶莹剔透,风儿吹过,摇摇欲坠。眼看着露珠滴落时,我已经踏入巷口了。

          平眼望去,小巷弯曲,处宽、处窄,有时可容三四人横排而过,有时却只能一人踱步而去,颇有一番曲折。我走了几步,四周都很静,静的出奇,仿佛空气没有在流动,时间都停了一样。

          我大迈着步子,脚下的青石板被我靴子敲得咚咚般响,青石板不是均匀安放,相互之间并没有契合,留着一些空隙。空隙里积着雨水,脚踩上去总能带起一些水珠来,稀稀唰唰的,自己也很不经意去看,就随他稀唰了。

          青石板左岸流着一条小溪,不怎么宽,约一丈。溪流很清澈,足可以看见水底鹅卵般大小的青石,而且都很光滑,甚至于缝隙间都没有水草的生长,仅有小些的泥沙的堆积。我一猜想,是人们清理了鹅卵石间水生植物吗?带着好奇,我一直走了下去。

          没走几步,右岸旁院墙头透出一枝吊兰来,叶子身细长,呈线性,色为淡绿还夹着一丝黄纹。我走过去摘下一片,凑于鼻尖,轻嗅一下,也没有什么异味,就是一般嫩叶散发的一种清凉。

          吊兰一般花开于五月,果结于八月。然现在立冬都快到了,花肯定是不再开的了,再细看一遍,叶子都裹起了边,还起了一些褐色。可能是霜降之后早晨温度的骤变,导致了这种喜半阴环境的植物,冷热不适,叶子都起了褐色,叶尖也开始干枯。快入冬时,吊兰更适宜多见些阳光,叶片也就会柔嫩鲜绿。院墙后的主人,仿佛知道吊兰入冬时需点温度,可又忘记入冬时的早晨也是颇为寒冷的,再加上主人的不在意,吊兰也就变了样了。

          吊兰能适应入冬的阳光,却不能适应早晨的酷寒了,我想院墙里的主人看到枯竭的吊兰,也会寒心吧,而相对于我来说,内心里留下了一种叱骂“暴殄天物”。

          我扔下叶片,继续前去。

          大约我走了二十步左右,眼前走过几位穿着名族服饰的老人,只见她们束发于顶,上插银管,再以黑布包头,看上去显得头部很宽大。她们身穿右襟圆领上衣,系绣花腰带,衣袖和裤脚还镶着黄白相间的秀色花边,就连同脚上都穿着绣花的手工缝制的布鞋,手腕上更是戴有纽丝银镯。全身色彩明快,映衬协调,端绣精美,古雅端庄。

          出于服饰的好奇,我停下脚步,等候着这几位老人,待她们走近时,我深鞠一躬,上前一步问道“老人家,请问你们穿戴的是什么服饰呢?”几位老人家说着本地方言,异口同声回我一句“白族服饰”。我刹时感到惊讶,大理坚守一年之余,却没有发现白族特殊的服饰,自此我也颇为自卑。

          后一查阅,倒茅塞顿开了。白族女性颇有“金花”的美称,头顶发饰都有“风花雪月”的含义,记忆里的白族特征仿佛都涌了出来,甚至以前歌颂白族的电影《五朵金花》,也在脑子里回放了一遍。

          溪水潺潺流着,两岸青石冲的唰唰作响,我别过几位老人家,依旧向着小巷的尽头走去。

          走着走着,小路都很窄了,我落下的步子,都不能跨的太宽,只能收小了步伐,缓慢走了过去。对于我这种习惯了跨大步的人来说,矫正步伐倒还很为难过了,走的很跄踉,也很难看。

          面前狭窄难走对于我来说仿佛是考验,步行了数十步,倒还豁然开朗了起来,远处还有横跨小溪上的石桥,雕刻着圆头,桥侧案下卧着身姿活跃、锲岸雄起的蛟龙,侧壁刻着雄志齐昂、乘势欲飞的凤凰,雕龙画凤的饰壁凤表龙姿,龙蟠凤逸的溪岸打凤捞龙。

          我站立溪桥上,纵望溪流的尽头,发现并没有尽头,我依旧眺望,试着去左岸、右岸查询,却不得而寻。回看溪流,水势在于桥流下渐显趋缓,我呆看着水面,见底的清澈和鹅卵般的青石,一一镶进了眼球,凝思一下水流的清澈,脑里浮现了《大戴礼记》中的一句“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”。

          作者:第九直管项目部  子俊斌

            上一篇:临行项目前的思绪   下一篇:街口
          • 相关网站

          • 云南五建微信公众号

          • 云南五建网站
       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 © 2019   电子邮箱:yunnanwujian@126.com    滇ICP备12001755号-1 感谢您的光临!您是第28419616位访问者!     昆明方森科技提供技术支持
          亚美 娱乐优惠多一点 尊龙娱樂 凯时88 亚美娱乐AG客户端最下载地址 乐橙ag 凯时888 下载凯时百家乐现场 凯时官凯时官网 尊龙d88百家乐 尊龙人生手机版 凯发百家乐_凯发k官网 凯时百家樂下载 博天堂918百家乐www.com 凯时优质 澳门AG电子 凯时登录 百家乐凯8娱乐 凯时平台凯时kb0707 k8凯发官网 下载凯时app 凯时ks88c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