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yoc7i"></th>

<progress id="yoc7i"><track id="yoc7i"></track></progress>
<rp id="yoc7i"></rp><button id="yoc7i"><acronym id="yoc7i"><u id="yoc7i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1. <rp id="yoc7i"><ruby id="yoc7i"><u id="yoc7i"></u></ruby></rp>

    2. <dd id="yoc7i"><noscript id="yoc7i"><dl id="yoc7i"></dl></noscript></dd>

        <em id="yoc7i"><ruby id="yoc7i"><input id="yoc7i"></input></ruby></em>
        <button id="yoc7i"></button>
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<em id="yoc7i"><tr id="yoc7i"></tr></em>
        1. www.sbcph1.com    设为首页   |   加入收藏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新闻中心
          公司新闻
          行业动态
          管理中心
          工程动态
          施工管理
          科技创新
          教育培训
             通知公告
        2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      3. 11-11
        4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      5. 6-18
        6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      7. 6-10
        8. · 公司2019年专业技术职…
        9. 4-23
        10. · 云南建投首届“十大杰出青…
        11. 4-19
        12.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      13. 4-17
          搜索
          关键字
          搜索类型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首页 -> 散文 -> home
            home
           发布时间:2018/9/19    次数:5488 【字号: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背井离乡,成了讨生活的必经之路,仿佛逃不掉似的,紧紧地粘着异乡人。

          “中秋快到了,你们回吗?”坐于石阶上的老侯,深情的问着同坐石阶上的工友。他们都抽着廉价的香烟,轻吐出来的烟雾,勾画成一张张熟悉的脸庞,然而仅仅一个冷颤,又都散去了。

          “回吧,两年了,也不知道家里都成啥样了”。眺望着远方的工友老刘,低声回了老侯,可眼睛依旧盯着远方,一直没有回转,直至烟丝快燃尽时,他才回过了头,丢下了那一截沉重的烟头。

          老侯双眼紧紧看着工友的举措,心里很不是滋味,想说几句安慰的话,可话到了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对于思念,他没有办法去抚慰异乡人的心,而就这样的不得已,回忆成了他们归家的思念。

          “呼”海风吹响着路旁的柳叶,老侯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抖,感觉凉意越来越重了,而反观季节,才过了立秋,本不应这么冷,这一反常态的凉意,或许是海风的缘故罢。

          “走吧,有点冷了,咱买点酒,去喝点”。老侯搓了搓半袖下黝黑的臂膀,对着身旁的老刘说道。

          老刘也是感觉到天气的变化,附和般点了点头,起身便走了。老侯赶忙跟上,生怕丢掉似的。

          两只青色的酒瓶映衬出青色的曲蘖(酒),一碟红色的长生果(花生),加上一包爆炒的边果(瓜子),就成了下酒的美味。他俩依着酒囫囵下肚,也尝不出什么美味了。三巡之后,话更多了起来,相互倾诉着心中的哀愁,然而酒后的愁,也只是喝酒的人能懂罢。旁人或许只闻到酒的香味,浑然不知内中的深意。

          天气越来越暗了,酒瓶空了一只,另一只也见底了。老刘去睡了,毕竟已经喝了许多,不能在喝了。可望着那不及一杯的曲蘖,老侯甚是不舍,索性提起酒瓶一口闷了下去,接着歪歪斜斜掀开床帐,一头倒了下去。

          “爸,石榴熟了,摘给我一个”稚嫩的声音传入老侯的耳朵,那是自己七岁的女儿,扎着两个冲天鬏,粉嫩的小脸真是可爱,微俏的嘴角更是加上了一丝调皮,炯炯有神的大眼呆呆看着微眯于藤椅上的老侯。

          老侯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,眨了眨倦涩的双眼,伸出布满皱纹的双手,抱起呆立的女儿,打了哈欠才说道“走吧,我们一起去”。说罢,大迈步子对着院子走去。

          院中虽没有枝繁叶茂,但也有浓翠蔽日之处。一颗颗果树整齐排列着,有苹果、杏、海棠等等,但唯独正中石榴树最令人惊叹。青绿的浓翠仅仅有几缕阳光透射进来,繁密的枝叶生生结成一把碧绿的遮阳伞,伞下则正是乘凉的好去处。伞骨干就有三围之壮,沿上而看,顶端结有百十个石榴,个个拳头大小,无比匀称,更为惊奇地是它们都于伞面之上,向着阳光生长,仿佛朝圣似的。

          老侯放下怀中抬头盯看石榴的女儿,绕过石榴树,找到一根约莫两丈的竹竿,竖起对着石榴结点戳了过去,顺势一拉,石榴便掉落了下来。老侯眼疾手快,立马伸出大手,接住落下的石榴,然后放回竹竿,再次抱起女儿,走出了院子,只不过此时女儿怀中已经抱着一个硕大的石榴了。

          拿到石榴,现在就要开始剥壳了。老侯从女儿手中接过石榴,正准备剥壳,地面却突然摇晃了起来,接着的房屋,然后是眼前的女儿,再一次摇晃,他们都模糊了起来,最后消失不见。紧闭双眼的老侯也一下子醒了过来,原来是出勤的工友叫喊他起床,见他醒了,工友不好气的说道“你他妈昨晚喝了多少,都中午了”。

          果然,老侯出了宿舍,正中的阳光,也是格外的耀眼。

          吃过午饭,老侯找到工头请过假,带着沉重的行囊,走向了车站。买了车票,终点站只有一个方向——home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作者:第九直管项目    子俊斌

            上一篇:街口   下一篇:追求 责任 初心
          • 相关网站

          • 云南五建微信公众号

          • 云南五建网站
       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 © 2019   电子邮箱:yunnanwujian@126.com    滇ICP备12001755号-1 感谢您的光临!您是第28490209位访问者!     昆明方森科技提供技术支持
          亚美 娱乐优惠多一点 尊龙娱樂 凯时88 亚美娱乐AG客户端最下载地址 乐橙ag 凯时888 下载凯时百家乐现场 凯时官凯时官网 尊龙d88百家乐 尊龙人生手机版 凯发百家乐_凯发k官网 凯时百家樂下载 博天堂918百家乐www.com 凯时优质 澳门AG电子 凯时登录 百家乐凯8娱乐 凯时平台凯时kb0707 k8凯发官网 下载凯时app 凯时ks88con